文化新闻

「为有暗香来」

在中國北方,臘月裏能看的花朵實在是太少了。像梅花這樣可以觀瞻、可以玩賞、可以怡情的就更是少之又少。

2020-01-20

那么我要说塔斯曼尼亚就是这座后花园里的「桃花源」

Wildness,這是此行從到達直至離開塔州貫穿我腦海始終的一個詞,你不能單純地把它翻譯成某個單一的詞條釋義。因為當用到這個詞,會想到西海岸的沙灘與浪花,會想到Tasman國家公園的Cape Hauy(霍角),會想到布魯尼島(Bruny Island)上的工匠芝士,會想到Strahan近郊沙丘上的落日,會想到塔斯曼海上嬉戲的海豹群,會想到Sullivan酒廠的橡木桶單一麥芽威士忌,會想到霍巴特(Hobart)碼頭餐廳裏的現開生蠔,會想到Cradle Mountain(搖籃山)國家公園的塔斯曼尼亞惡魔(Tasmania Devil),會想到伊麗莎白鎮Christmas Hill(聖誕山)農場的覆盆子,會想到戈登河(Gordon River)兩旁的熱帶雨林,還會想到當太陽升起,被撥弄帳篷門簾的動靜吵醒時睜眼看到的袋鼠一家人。

2020-01-20

要过一个轻盈快乐又健康的新年不难

每逢過年,送禮也是常事。Sally表示,拜年可送茶葉、非油炸麵食、新鮮水果、乾果、無添加鹽糖的堅果、海味(如冬菇、乾瑤柱、花膠、蝦米)等。

2020-01-20

」(张恨水《八十一梦》之《鼠齿下剩馀》)张恨水「梦断」鼠害

外國文人似乎不像中國文人那麼憎鼠,塑造的老鼠形象有許多是歡樂的,適合少年兒童觀閱。美國作家華特.迪士尼的「米老鼠」,誕生九十一年仍不老,愉悅着一代代童心。美國另一位作家丹尼爾.柯爾克的故事《圖書館老鼠》,把一隻嗜讀勤寫愛探險的老鼠「山姆」寫得活靈活現。德國作家維里.費爾曼的《德國,一群老鼠的童話》,將人類命運的多舛「擬鼠」化,鞭撻鼠霸「威利巴爾德」的為非作歹,有一定現實意義。不過「鼠年」的洋文人,化醜為奇,抓住老鼠古靈精怪的形象特點來創作,固然有東西方文化上的差異,或許這是鼠書鼠片暢銷的原因吧。

2020-01-17

这个不大的茶馆很大程度上是自助服务

說到這裏,我們的便當已送到面前,我和茱麗葉不約而同地把彎得酸痛的腿放下來,忍不住相視一笑,二話不說開始大吃香噴噴的飯菜。

2020-01-17

场内特设四米高怀旧「龙城国际大戏院」

「戲院」門口有一架老式栗子車,主辦方將不定期免費向公眾派發暖笠笠的炒栗子,為新春送上一份溫暖。已過古稀之年的許濃遠應邀為今次展覽製造栗子桶。縱然現在坊間流行機器製造的不鏽鋼桶和膠桶,甚至面臨後繼無人,他依然堅持手工製作,只為不想令這門手藝失傳,「我來參加今次活動,是為了將以前的物件展示給觀眾,並告訴大家,栗子桶手藝並沒有失傳,充滿懷舊情懷的物事應該傳承下去,因為當中有老一代香港人將香港變成今日繁華大都市的印記。」許濃遠感慨道。

2020-01-16

民间春节张贴年画「鲤鱼跳龙门」视为好意头

由社會文化及其他因素漸變的現象,由老人家傳承,老人家接受傳統文化教養,熟悉習俗的內涵,知道應做什麼,認真地做,謝灶用活鯉魚,這條活鯉魚祭過灶君,不是用來吃的,須恭敬地送到河邊放生,彷彿帶一點禪意。拜祭時用一片紅紙蓋着魚的眼,為什麼?老人家也說不上總有意思的。祖先認為鯉魚是神物,一條鯉魚能活到百歲,便轉化為龍,大坑區每年中秋節舞火龍,看到幾條鯉魚燈如影隨形,繞在火龍身邊,必有因由,辛棄疾詩句「一夜魚龍舞」,魚與龍不可分,在傳統文化中,鯉魚與龍皆有吉祥寓意,民間春節張貼年畫「鯉魚跳龍門」視為好意頭。許多故事由歷史讀得來,新一代閱讀新科技書籍,少接觸中國文化,家中長者應多說點故事。

2020-01-16

将出任2020台北国际书展「香港馆」的驻场插画师「小尘」与「芝麻羔」在现场分享创作经历

「騰飛創意─香港館」曾帶領香港的出版界參加南國書香節、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台北國際書展、中國上海國際童書展、法蘭克福書展、博洛尼亞兒童書展、倫敦書展。

2020-01-16

我参与创办的艺术普及平台「艺术解毒」与香港艺术发展局合作

在四十分鐘一氣呵成的《白薑花》裏,進行連串翻騰、高空攀爬和跳躍等高難度動作,突出身體的力量感與節奏,巧用周遭環境拓展表演空間,模糊台上與台下的距離。作品節奏快慢交替,既有如水的溫情,也有迅疾如電的暢快淋漓。道具中的長白布條,尤其讓我印象深刻。說得淺白些,它們象徵當年紗廠女工的勞作成果;再細看,也可喻為一個地方去往另一地方的途徑,或是個體之間的扭結與纏繞。是聯結,也是固限或隔阻,意涵微妙。

2020-01-16

每一条大型轨道下面可以坐十二个人

該餐廳內有大型軌道,這些也是餐點的送餐方式,每一條大型軌道下面可以坐十二個人,每四個人一邊,如果點了一些用軌道送餐的菜式,菜式就會在軌道「從天而降」,客人要跟着顏色拿回自己所點的食物。每聽到有軌道聲音,幾乎所有客人都會抬頭看看是不是自己的食物快要送到,看到軌道上在傳菜,不少人拿起手機錄影起來。不要以為送餐好玩,食物水準或許會差,相反地,該餐廳的食物高質,菜式以西餐為主,如意粉、烤雞、薯條、漢堡等等,愛吃西餐的朋友,這兒是不錯的選擇。 大公報記者 許詠妍

2020-01-11

被深圳居民视为新地标的大仟里购物中心于上月底开幕

踏上五十米超長冰滑梯,爬上塔樓,穿過吊橋,站在觀景平台,將新奇的冰雪世界盡收眼底:超長冰滑梯、歡樂雪滑道、冰雪城堡、時光隧道、觀景塔樓、冰雪隧道、雪城烏托邦、冰上自行車、戲雪長廊等近二十個遊玩項目,絕對老少咸宜。

2020-01-11

陈德宏说:「之前中国没有发现过霸王龙

第一期「樂活大灣」來到深圳灣。不知大家有沒有到過外地欣賞花海呢?原來深圳灣公園都有一大片值得影靚相的花海。除此之外,深圳市南山區的創意公園正舉辦一個期間限定的大型國寶級恐龍化石真品展,展出多件珍貴的恐龍化石,震撼人心,俘虜不少恐龍迷探索一番。大家準備好了嗎?和我們一起出發吧。\大公報記者 許詠妍(文、圖)

2020-01-04

「靓汤」不讳言很开心大家对她加深了认识

近年有不少「星二代」加入演藝界,湯洛雯算是早期的「星二代」。二○一二年參選港姐後入行,她因為是前亞視藝員湯鎮宗長女和前無綫小生湯鎮業侄女,為人所注意。經過七年多的努力,湯洛雯開始走上花旦之路,觀眾亦漸忘記了她的家庭背景。對她來說,這已是入行以來的小小成就。下一個目標,她不是要做「視后」或得到什麼獎項,而是希望演到一部自己覺得最好的作品。」大公報記者 溫穎芝 (文、圖)

2020-01-04

爱滋病病毒感染者更需要的是社会的理解

需要社會的理解香港屬於愛滋病低流行地區,大多的新增個案以性接觸受感染為主。香港愛滋病基金會社工李再興說:「愛滋病聽上去很『恐怖』,事實上,如果長期服用藥物控制病毒數量,並不會達到傳染的可能。即『U=U』(Undetectable=Untransmittable),驗不出亦不會傳染。這個論據由相關研究得出,並獲到世界各地多個愛滋病機構和聯盟,以及具權威的醫生認可支持,也獲美國疾控中心肯定。即是在病毒數量受控的情況下,進行無保護措施的性行為亦不會使伴侶成為受感染者。」

2019-12-30

作为澳门全国人大代表团团长的贺一诚

今年三月,全國「兩會」會期臨近結束時,我提議與賀一誠先生在代表駐地合影留念,他馬上找來一位澳門代表為我們拍照,還不停地說:「影多幾張、影多幾張」。結果,這一影就是十八張,每一張都留下他的招牌笑容。賀先生就是這樣,可親可敬,實實在在。

2019-12-21

香港粤剧艺术团体在新光戏院大剧场的演出大量粤剧

當時,香港聯藝公司租用了戲院舞台,定期演出文藝節目,參加匯演的節目,從愛國社團、文化機構、中資企業、工會等內部表演的節目報名參與,然後安排一次總匯演,由著名電影人謝益之負責篩選,挑出具有演出水準的話劇、舞蹈、獨唱、小組唱、中樂、粵曲等項目,組成節目公演。那段時間,新光成為業餘文藝團體的表演舞台。

2019-12-20

」在广州一个古村举行的岭南文化灯笼设计比赛中

在汕頭教書時,鄺志文邂逅了潮劇、紅頭船和當地特產獅頭鵝,讓他大為驚訝。「一個小小的城市,就有這麼豐富的傳統文化,其他的還得了?」在廣州一個古村舉行的嶺南文化燈籠設計比賽中,竹藤紮的燈籠、用蜆殼做的燈籠、用筆墨畫的燈籠……從多元的文化傳統中取材,能做出恆河沙數的作品。「放眼望去,內地除了嶺南,還有川蜀、西北、江南等等地方,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文化特點。這是香港的本土視角無可比擬的。」

2019-12-20

另外筲箕湾东大街的「祥喜煲仔小厨」也是吃煲仔饭的好去处

和牛油火鍋一樣,吃煲仔飯雖然過癮,但也不宜多吃。莫讓其超高的熱量讓冬天厚衣下的脂肪悄然生長,到天暖換上單衣時才後悔莫及。

2019-12-16

吴昌硕可说具有中国人那种坚毅不屈的「梅花精神」

吳昌碩不斷地在貧苦困厄中奮發,從波蕩中勤學,歷境卻能騐心、練心,不畏生活諸多欺凌,排除萬難,不為外在環境時刻牽制左右,做自己喜歡做的藝術工作,誓不低頭,靠自己力量另創新天地,變得更堅強,生生不息。這正是中國人的「梅花精神」,正是我們要學習的那顆心;那才能「雨中看杲日,火裏酌清泉」(禪語)。

2019-12-13

热情的秦邀请我们到丁香花园共进晚餐

記得初來的那一天,原中國福利會出版社社長的顧老師就駕車載我們到此參觀遊覽。坐落於上海徐匯區華山路八百四十九號丁香花園內,最早的一棟樓也稱為一號樓,建築於一八六二年,迄今已經有一百五十七年的歷史,秦請我們到這裏吃晚飯,強調了幾次「這是一個有故事的地方」,情調足夠。我們那天在白天隨便漫步,就發現其風格果然不同凡響,感覺上幾棟建築都很有特色,那是將英國鄉村建築和中國江南園林情調設計結合起來的一組花園別墅建築群,顯示出一種中西合璧的經典風格。有關傳說不少,但都和當時的北洋大臣李鴻章有關,一說一號樓是他請當時美國著名的設計家艾塞西.羅傑斯設計建成,為的是送給他的第七個(也有說是第九個)姨太太丁香:另一種說法是別墅全屬於李鴻章物業,後傳給他的兒子李經邁作為私邸,一九四○年李經邁逝世後給其子李國超變賣。其中三號樓和一號樓類似,但二號樓乃是船型、美國式建築的後來建築。有關的傳說,不管哪一種,大都和李鴻章家族有關。至於那位被傳得有聲有色的小妾,究竟是第七位還是第九位?一號樓是否李鴻章建來送給她的大禮物,只好姑且傳之姑且聽之了。這些年代已經悠久的歷史,經歷歲月的滄桑,在時代的風風雨雨中有不同使用者和居住者,最後於一九九四年被上海市政府評為優秀歷史建築。最不可思議的是除了主人和其寵妾丁香的傳奇香艷色彩外,一號樓副樓過去還藏了不少圖書,命名為「望雲草堂」,藏者全部捐出,最後由復旦大學接手。那天我們還匆匆逛了一下花園的園林部分,實在不小,總共二點○四萬平方米的面積,建築面積就佔了二千九百三十四平方米。園內有精緻巧美的小亭、湖泊,草木萋萋,花團錦簇,在初冬的微寒中,依然精神抖擻。我們看到圍牆蜿蜒開去,猶如長長的卧龍,那確實是一條巨龍龍身的延伸,將鬧市和靜園儼然隔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2019-12-10